民谣白羽
精选文集
联系我们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30
 联系方式
承华:18259744129
邮箱:89260256@qq.com
上海“民谣春晚”吸引300多位观众
21
作者:见习记者 吴桐来源:解放日报   

囚牛乐队



白羽民谣


17日夜,38岁的诗人朱洪举在红坊朗诵他十二年前写下的一首《地下室》:“一团大大的月亮悬在旅舍的上方/这里丑陋/我仍深情……”在他身后,民谣歌手李铭钰跟随诗行即兴拨弄起吉他。4位诗人、13位民谣歌手,以及300多位观众,参与了一场“民谣春晚”。

上海本土民谣歌手白羽是这场“民谣春晚”的组织者,他说,“诗歌和民谣是一样的,都是对内心的真实表达”。朱洪举是白羽的朋友,在上海大学教授美学课程,业余写诗,是上海莫干山诗会的发起人。他说:“诗歌和民谣的气质接近。诗歌激发了民谣的思想性,而民谣带领年轻人用一种新的方式去欣赏诗歌。”

民谣歌手北戈列举了一连串近来很受欢迎的源自诗歌的民谣。比如赵照那首《当你老了》,歌词来自叶芝;莫西子诗那首《要死就死在你手里》,歌词来自诗人俞心樵。李铭钰欣赏的朋克教母派蒂·史密斯,原本是一个诗人,上世纪70年代,派蒂常常在吉他手的伴奏下举行诵诗会。她后来所有的歌都来自自己的诗作,非常有冲击力,影响了许多音乐人。李铭钰说:“民谣和诗歌是分不开的,就像人们从前把流浪的民谣歌手叫做游吟诗人,诗歌让民谣更具人文气质。”

即兴配乐对北戈来说有点像即兴作曲。“诗人王晟的朗诵激情澎湃,我的配乐是对诗人情绪的一种配合。有可能是一种冲突,也有可能是一种融合,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可贵的交流。”

诗人们也乐于尝试这样的方式。朱洪举非常享受在台上诵诗的感觉,他认为朗诵诗歌是一种仪式,是现代人的一种情感需求。诗人王水觉得,在舞台上伴随音乐诵诗的方式,提供了让诗歌重新进入公共空间的可能性。毕竟,诗歌不再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,成为人们文化生活的主流。诗歌作为文本的阅读如今十分小众,诗人也往往躲在私人写作的领域里。“在一个舞台空间里朗诵,诗歌就不再只是一个文本,有了现场的氛围,加上未知的音乐的帮衬,变成一种丰富的、惊喜的、总体性的感受。”


文章分类: 新闻动态
分享到:
免费建站